爱白涛

首先,他援引了法国“光荣30年”(1945年至1975年间

简介: 首先,他援引了法国“光荣30年”(1945年至1975年间,法国经济快速成长,建立了高度发达的社会福利、工资大幅上升)的例子,以此质疑“劳工的生产力越高,就越不容易失业”的观点:在1960年,高达85%甚至90%的员工

欧盟各国最低工资标准差距大得惊人:当保加利亚(235欧元)和罗马尼亚(275欧元)最低月工资还不到300欧元时,卢森堡居民拥有近2000欧元的最低法定月薪。

除了“一骑绝尘”的卢森堡,处于“最低工资鄙视链”第一梯队(1500欧元左右)的国家有比利时(1502欧元)、荷兰(1508欧元)、爱尔兰(1546欧元)、德国(1498欧元)和法国(1498欧元)。

同样,英国的最低工资也位列这一区间(1529欧元)。

接下来再次是倍数级的差距:将“第一梯队”国家的最低工资数额除以二,我们可以看到:葡萄牙(650欧元)、西班牙(826欧元)、斯洛文尼亚(791欧元)、希腊(684欧元)。

除了上述提及的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,位于排行榜最底端的是那些最低工资仅为(或还不足)卢森堡五分之一的国家:波兰(453欧元)、匈牙利(353欧元)、“雪乡”捷克(366欧元)、克罗地亚(408欧元)、立陶宛(350欧元)。

去年12月,法国研究法定最低工资(Smic)的专家小组就工资这一敏感话题发声,明确反对在新的一年“额外提高”最低工资数额。

专家组可是给出了充足的理由:1.时机不成熟:法国经济增长率明显低于欧元区,生产领域的竞争力也不足;2.帮倒忙:高水平的最低工资并不利于无专业技术或专业技术较低者找到工作;3.效果不佳:最低工资增速过快致使公共财出巨大代价,这笔钱若用于其他措施也许更有效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它不忘谨慎地提了一句——“会将专家建议纳入考量”。

事实上,不少知名经济学界人士都曾反对设置法定最低工资,称这是短视的产物。

例如,在风靡了数十年的经济学读物《一课经济学》中,美国经济专栏作家黑兹利特逐章批驳了最低工资、缩短工时等“弊大于利”的干预措施。

让我们来看看,为何他认定最低工资法必会造成失业人数上升:在黑兹利特看来,设置最低工资后,“失业”会直接取代“低工资”现象。

如果你劳动的“真正市场价值”实际“配不上”最低工资,那么就等着收拾个人物品回家歇着吧。

如此一来,“最低工资标准”便剥夺了那些条件较差者的工作权利,也使得社会失去了低收入人群所的廉价服务。

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办法,只是实现了“财富转移”,算不上“财富增长”。

例如,如果最低工资被强行提高后,企业采用“硬性提价”的方式,将负担转嫁给消费者,那么消费者会转而去买更划算的进口替代品。

即便部分忠实消费者选择继续“忍痛”购买,但较高的价格将迫使其购买力降低,并连累其他行业的产品销售;另一方面,如果企业选择默默“自行消化”升高的最低工资(工资涨、价格不涨),那么难以为继的企业更容易倒闭,从而造成产量减少和失业等一系列恶果。

那么,他给出了什么药方?

“提高劳工的生产力”:具体的做法有很多,如增加资本累积、引进新的发明和改进、提高管理效率、更好的教育培训等。

只要有更多的产品可供分配,人们极力强调的分配问题便能更易得到解决”。

说到这里,也许不少人会自然而然地想到“社会公平”四个掷地有声的大字:企业累积的财富能惠及大多数员工吗?

毕竟失去工资就无法缴房租的员工是谈判的弱势群体,如果不设置一定的工资标准,那么企业不就“更肆无忌惮”了吗?

别急,黑兹利特早就为工会安排了“合理的角色”:他认为,哪怕没有最低工资标准,但只要工会别“强行要求将工资标准订得高于市场价”,而是“确保成员所的劳务能得到实际的市场价格”,那么许多问题便迎刃而解。

法国经济学家让·维切兰(Jean Vercherand)在《世界报》上表达的观点,似乎并不赞同将法国“过高”的最低工资标准与失业挂钩的做法。

首先,他援引了法国“光荣30年”(1945年至1975年间,法国经济快速成长,建立了高度发达的社会福利、工资大幅上升)的例子,以此质疑“劳工的生产力越高,就越不容易失业”的观点:在1960年,高达85%甚至90%的员工事实上只有小学毕业(及以下)文凭,且在就业前未接受任何初步的职业培训。

相比之下,那些在1950年后出生、生产力和教育水平显然不低于父辈的人们从70年始便面临着大规模的失业现象。

不仅如此,近半个世纪以来,失业率上升、“社会阶层下滑”的现象始终与我们形影不离。

那么,到底如何解释科技进步、员工生产力提高,但失业率和贫富差距反恶化的现象呢?

值得一提的是,维切兰还强调,之所以法国在限制收入不平等方面比美国做得更好,那是因为多年来,法国最低工资收入数额“大体上还是反应了员工生产力的真实市场价变化”。

相比之下,在20世纪50和60年代,美国的最低工资就已远远超过法国。

但自1969年以来,虽然美国居民人均生产力翻了一番,但最低工资的购买力却反而下降了三分之一。


以上是文章"

首先,他援引了法国“光荣30年”(1945年至1975年间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爱白涛的其它文章